Main menu

代表董事
林 千晶

代表董事社長
諏訪 光洋

「目前,株式會社loftwork處於完全變態的過程」「改變系統若不改變目標的話是不行的」等等;針對株式會社loftwork的現在與未来,伊藤穰一先生(MIT媒體實驗室所長)、北野宏明先生(SONY CSL總裁執行長)、還有株式會社loftwork的代表諏訪和林等4人,展開對談。接下來為您送上談話內容的後篇。

>>前篇由此進

下世代的求生包是多樣性

北野:說起來算是複合系統的內容,如果在某個系統當中,出現非常強大的選手力壓其他人的話,那個系統就會變得非常不穩定。

舉個有名的例子,黃石國家公園的狼一度滅絕,結果激增的鹿群把草木吃光光,導致生態系統崩壞。然而再一次引進狼之後,生態系統安定,景觀也恢復了。棲息的生物越多樣,對於環境的變化越強。

正因為是很難預測的時代,所以我認為像株式會社loftwork那樣多樣性很重要。組織内部的多樣性、客戶的多樣性、事業的多樣性。如果個體本身太同一性的話,實在太沒趣了不是嗎?

伊藤:我幫剛才的談話補充一點,自體適應也很重要。在自體適應型複合系統裡,一旦發生任何缺陷的話,就會任意地從内部發生革新。若是社會的話,會興起科學技術革新以解決課題。若是人體的話,用其他基因或物質治療。可以筆直向前跑時,沒有多樣性也沒問題;但是發生意外事態失去平衡時,沒有多樣性的話無法修復。

即使在公司,共享願景筆直向前跑時,或許不太明白多樣性的價值。可是越是變動來臨變得不安定時,越是要求多樣性。不管是客戶、創作者、或是公司成員,株式會社loftwork要做的是導引他們自發性地行動,由下而上地改變。
複雜的系統由下而上是無法設計的。說起來就像諏訪兄和千晶姊這樣,我認為2個個性如此不同的人一起經營,對公司來說是大加分。

:對於北野先生所言「文化和多樣性變得越來越重要」以及Joi的話,我也深表同感,但是另一方面,一個完全不相同的故事正在社會上發展也是事實。比如說「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時代來臨」。我們可以看到那個故事是直線的、經濟優先的、沒有多樣性、最終擁有最棒的阿拉伯數字者可以取得所有利益。
身處那樣一個與完全不一樣的故事並存的世界裡,3個人是如何看未來的呢?請您繼續聽到結束。

伊藤:有一位中學生用紅色紙做了一個停止標誌,在Google自動駕駛車前面搖動。結果自動駕駛系統就錯亂,不會動了。原因何在?因為人工智慧學習的是「看到停止標誌必須停車」。

人工智慧雖然可以複製人工智慧型的人類思考方式,但是那樣一來,世界上將充斥無法創造的東西。異常的事物、意想不到的想法對創造革新而言非常重要,但是機械還做不出來。所以,就像一張紙做的停止標誌就能妨礙自動駕駛車的那種龐克(punk)感,我想未來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北野人工智慧是以最佳化、最有效率的方法解決問題的。可是,我認為人類最卓越的能力就是「引發問題」。引發問題讓世界不平靜,才能邁向下個舞台。我認為奇怪的、意想不到的事物才能生存的趨勢,今後會變得更顯著。

諏訪:今年我父親住院,所以每個週末都會去醫院。他已經無法自己起身。因此「很想帶他出去走走」,於是想讓他坐到輪椅上,可是一方面不習慣,再加上我父親的體型較大,所以始終無法讓他坐好。

如果變成照護這個話題,很容易就成為「做個類人型照護機器人啊」的話題。可是,我只是單純想讓父親坐在輪椅上,一起去散步呀!

不要凡事都製作機器人,只要大家聚在一起討論的話,一定能發現更簡單、而且可以馬上解決的方法不是嗎?以創意的力量解決那樣的小事,說不定最終連帶地解決了更大的課題。

:這是真的耶。今後也會想著「這樣做的話Joi會笑吧」、或「這可以幫助諏訪兄的父親嗎」、或者自己開心比什麼都重要。希望能以等身高度的觀點,慢慢地增加可以增加喜悅的小行動。Joi、北野先生。今天非常感謝您們!

(執筆:高橋Mirei)
(編輯:石神夏希、原口Satomi)

執筆作者

代表董事林 千晶

1971年出生,成長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早稻田大學商學院、波士頓大學研究所新聞學系畢業。1994年進入花王公司。隸屬市場行銷部門,廣泛的負責從日用品與化妝品的商品開發,到廣告宣傳、銷售計劃等多種領域。1997年辭職並前往美國波士頓大學研究所留學。研究所畢業後任職於共同通訊NY分局,身為經濟負責人與美國的IT企業和創業家建立起聯繫關係。2000年回國,創辦loftwork。

最近的文章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