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 2
    12
  • 收費
  • 東京

報告刊載中

loftwork 3F

作者:藤末 萌
攝影師:萩原 楽太郎

Hack Our City 報告前編——城市的留白/尋求創意活動的場域

大家好!我是從事公共關係和事件管理自由工作的藤末 萌。我參加了 12 月 2 日舉行的活動「HACK OUR CITY」、 學習了有關由下而上模式的都市計畫,像是各種以城鎮為舞台的計畫實例、株式會社loftwork 所推薦的 SHIBUYA HACK PROJECT 公共講習及讓創意自由發想的思考實驗工作坊等,在密集的資訊量之下進行了 5 小時的充實活動內容。

將曖昧不明的公共空間再次變成屬於大家的共同生活空間是我們的目標。活用公共空間將不只再是夢想,而是成為隨時都能讓人啟發的靈感來源。請務必看看我們活動當天情況的報導!

另外,我在因緣際會之下獲得了關於 SHIBUYA HACK PROJECT 的訪談機會,也碰巧接觸到了由株式會社loftwork 所主辦的澀谷新「都市計畫」。我抱持著「究竟以匠人精神來發展都市時,會發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呢」的想法進行了長時間的訪談。也請您閱覽此處所附的其他報導連結。

常識的革新與株式會社loftwork 對問題解決關鍵的綜合提案

HACK OUR CITY 是橫跨研討會、個案研究和工作坊三個面向所構成的企劃。活動最先是由株式會社loftwork 代表董事林 千晶談論株式會社loftwork 對問題解決關鍵看法的演說開始進行。

株式會社loftwork 代表董事林 千晶

株式會社loftwork 的工作一直以來都是由「嘗試顛覆常識的提案」開始著手進行。舉例來說,在佈滿黑棋的黑白棋棋局,有必要看準角落的機會用白棋來翻轉局面。即便是覺得「看似無法達成」、「好難」的事情,只要看出關鍵的一點就能從微小的改變開始進一步貫連到龐大的轉變,這就是株式會社loftwork 對問題解決關鍵的核心精神。

我們至今所做的實踐仍深深抱持著這樣的精神;我們自 2011 年創始至今的 FabCafe 便是顛覆了咖啡業界一般認知的尋常經營模式,僅僅靠著低翻桌率(可當作共同工作空間長時間使用)✕便宜的最低平均消費(只要買杯咖啡就能一直待著)就在 5 年內迅速拓展了 8 個跨國據點。

原因就是 FabCafe 將充滿創意的創作者與企業彼此連結、並藉由發展社群與從共同開發商品所誕生的跨界創意合作為主軸事業來展開創新的新商業模式。如您所知,如今 FabCafe 所獲得的人氣和應運而生的多種周邊商品(如 360°book),是以咖啡店為事業體來提供創新的問題關鍵解決方案,甚至也改變了澀谷的地方脈動。

究竟林小姐如此熱情協作人們進行交流合作的原動力是什麼呢?她回答是「樂趣」,並繼續說明原因。3D 列印技術現在已不再是實驗階段的工具,而是擁有能進行終端產品生產程度的機能性。商品製造的匠心精神主體是從企業整體逐漸轉移到個人身上,如此品質才會持續提升

當個人之間遇到專長領域和想法重疊的時候,便會催生出以樂趣為動力的合作,並自然流露出新的創意能量。「創意只能從樂趣發展才會誕生」——親身見證過不少這種活動現場的林小姐這句強而有力的話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當今的社會,人們的角色分工變得極為詳細,只要金錢因素不介入,這樣的關連感受性將越來越薄弱,因此如何在社會建立起新的互惠關係似乎開始受到越來越多關注。就像是 10 位有智慧的年長者共同聚集試著思考潛在可能性的情景。這是我們對日本未來的超高齡化社會的想像,也是我們對 SHIBUYA HACK PROJECT 所期望實現的啟示。

找出都市中的空白地帶,扭轉空間脈絡情境

接下來登場的是馬場 正尊先生(株式會社Open A 代表/東北藝術工科大學教授/建築師)講述關於澀谷和神田的公共空間變遷以及他個人工作地點與興趣的轉變歷程。

株式會社Open A 代表 馬場 正尊

自 1990 後期(自 1998 年創刊至 2002 年)至今,馬場先生在中目黑建立了事務所,開始在澀谷周邊區域活動。在開始被稱為「數位谷」(Bit Valley)和接二連三不斷誕生大型書店的年代,當時製造了大量廣告的城鎮「澀谷」就像是個閃閃發亮的繁華地方。當時的建築主要是根據國外的公共住宅形式來建蓋,而澀谷正是絕佳地點。但之後隨著這裡的主要居住族群越來越年輕化,他漸漸覺得這裡變得擁擠沉悶。

這樣的問題直到 2003 年前往洛杉磯取材見習後才出現轉機。親眼見到年輕人以自我獨特風格有效活化閒置建築的情況,他自己也想開始尋找屬於東京的新空白地帶。以這樣的想法化為了動力,他隨後創立了東京 R 不動産公司,同時也將事務所搬移到閒置建築十分顯眼的神田地區,用心規劃出活化東東京閒置建築利用的藝術活動「[Central East Tokyo」,與藝術家聯手尋找屋主合作,製作出可在活動中以呼叫人名的方式在閒置建築進行內部展覽的裝置。

另外,馬場先生也努力積極經營創新事業。「轉變都市空間情境脈絡的過程很有樂趣」這句話從當時的情況來看,是因為那時的都市硬體設備(閒置建築和空房等可用裝修翻新來提升價值的物體)還有餘裕空間才能這麼說。「如果之後還得考慮將事務所搬離神田的話,那時候也許就真的是東京已經沒有任何空地了吧!」馬場先生若有所思的這麼說著。

《RePUBLIC 公共空間創新》(學藝出版,2013),引用自馬場先生演講資料內容

我發現的下一個領域是公共空間的革新(即 REPUBLIC DESIGN)。我將橫跨公共與私人空間的樓層視為空白地帶,並以空間領域專家的身分介入協調,試圖改變「認為公共空間議題太過重大而什麼都做不了」的情形。

紐約的時代廣場(百老匯)正是因為將道路全面禁止車輛通行、專門設置為行人徒步空間的公園而價值飆升。如果紐約能做到如此,東京和全日本也都可以。2040 年會遇到的問題預言將是人工智慧超越人類,而人類將預料擁有前所未有的餘裕時間,如果這則預言成立,那我們是否就得更努力尋求能在家外逗留的公共空間呢。

Panel Discussion - 澀谷近全區的無車徒步計畫

如果澀谷的公用道路開放成行人徒步空間將會是如何呢?我們以馬場先生先前提出質問的「澀谷近全區無車徒步計畫」為題,邀請了林小姐和馬場先生共同進行專題研討會

因為出差到中國成都、對當地活躍的公共空間使用情況感到訝異的林小姐,看到很多人一邊吃著東西、聊天並跳著舞,比起眼前這幅充滿娛樂氣氛的情景,她感覺到日本對公共和私人空間的分界更加嚴格分明。但這並非全盤否定目前既有的規則,若能藉此進以思考什麼是才是適用未來社會脈動的都市樣貌,譬如在週末試行開放一部分行人徒步區,不論是實行方式還是構想都將成為重要考量。

馬場先生也在對既有規則正面地全盤考量之後特別提到推行革新的重要性。這並不全然只是東京 R 不動產從創立以來的所見目標,而正是創造本身過程中所具備的驅動原動力持續連結著當今的時代脈動。這樣的過程一方面極其迷人有趣,一方面也能讓負責進行商業可行性低(或看起來如此)、難以預測創新成果提案的株式會社loftwork 與客戶的企業實踐目標彼此相通。

馬場先生分享到雖然目前為止企業因為是擁有龐大的整體而能在社會上得到立足的位置,但他也提議若能反向思考企業是小型的計畫的集合體,從今開始社會和城市的微妙之處(不僅僅是個人層次)應該能讓企業更加貼近創新脈動。

林小姐則談到了在 FabCafe 海外拓展的 8 個據點之間互相比較不同創業方法,在營運狀況和經營者皆不同的各個城市分別進行了 5 個商業模式、5 種開始營運的平衡和遇到各種重疊的設計。在全球化模式架構剛開始時,馬場先生就將其視為「本地化的挑戰」,並點出同時具備日本在地觀點和國際發展雙重視角的重要性。

雖然是突然才聽說「澀谷近全區無車徒步計畫」,我想若趁著東京奧運的氣勢和現在澀谷分散出現的活動全面連結到以前發生過的意外事件的話,也許就能了解一點計畫實現所需的辦法吧。即使抱著「在現在算什麼?」的想法也好,只要開始行動就能創造出未來。這是場讓人深刻體會兩位講者以親身實踐印證的研討會。

下一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