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 2
    12
  • 收費
  • 東京

報告刊載中

loftwork 3F

作者:藤末 萌
攝影師:萩原 楽太郎

Hack Our City 報告後篇—實驗都市澀谷

後半段是以「實驗都市澀谷」為題,進行2項案例研究及工作坊。在高野 公三子(PARCO『ACROSS』總編輯)的引言中也介紹了「ACROSS定點觀測」。從1980年起,每個月觀察澀谷、原宿、新宿的時尚流行,並持續進行採訪,其資料量非常精彩,您可在網路上觀看保存紀錄。

Introduction - 街道是個媒介,由集合於此的人們所創造而出

PARCO『ACROSS』主編 高野 公三子

作為都市的目擊者,以「街道是個媒介,由集合於此的人們所創造而出」的理念進行活動的高野提到,她注意到,最近不懂如何利用街道的人增加了。這似乎是因為,在街道中孕育出了一些新的價值觀,而找出這些價值觀的消費者的力量卻變弱了。

據稱,將此概念化的話,被稱為「創新曲線」的左邊的三分之一(早期大眾之前)和右側的三分之二(晚期大眾之後)的分割點就變得很顯著,成為了「未被大眾媒體報導出來的事件」=「街道中發生的小小創新」難以被大眾化的時代。但是,雖然在一個國家內,擁有「左邊」的價值觀的人數量不多,然而,在比如台灣、新加坡、倫敦等地,卻有著超越國家而有共同價值觀的人們。透過高野女士的報告,再次開始將注意力轉到因嗜好多樣化而造成的真實社群的切割及全球化、被稱為「創造力團體」的集團以及澀谷的街道。

相關連結:Web Across

澀谷廣播 - 地域密著×全世界最前端的廣播局

澀谷經濟報主編/花形商品研究所代表董事 西 樹(左)NPO Service Grant 代表理事/澀谷廣播 總製作人 嵯峨 生馬(右)

2016年4月開始廣播的澀谷廣播,作為極度地區型的廣播局,開始重新繪製澀谷社群的關係圖。澀谷廣播是受到當地企業的贊助,以及個人捐款者組織「市民創辦人」的支持而開設了廣播局。在1個節目有55分鐘、沒有廣告的節目中,不只有與澀谷相關的藝人或演員、文化工作者們,還有住在澀谷區的一般民眾也會以主持人身分登場。從能夠一邊眺望著街道邊說話的錄音室,每天播放幾段55分鐘的談話內容,將這種情形說成是「地域性的究極狀態」這點給人深刻印象。

在55分鐘之內,常能聽到深入的個人話題,當地人的心聲,由本人以自己的言詞說出,傳達給聽眾。正如嵯峨先生所說,「不是用來『聽』的廣播,而是能親自上節目的廣播」,以能深入談話的廣播為契機,與澀谷關係很深的出場者們相遇,以廣播為中心樞紐,正在形成社群。雖說「延遲性媒體」這個詞彙也冒了出來,但關鍵人物們的網路也一點一點地擴展,當注意到時,澀谷已形成了新的社群層次,這就是會讓人忍不住這樣想像的一種策略方式。

這個企劃,原本就是與當地有關的人、創作者們,以及喜愛廣播的人們聚集起來才開始的。活用與地區關係密切的廣播這個優點,擔負起防災媒體的角色,成為支持著許多人們的存在。而當想到在3.11東日本大地震中,出現了許多難以回家的人們,將藉此顯現出的「澀谷不足之處」與「喜歡的事情」連結起來,成為「廣播」這個基礎建設的過程,就感受到像是又發現了新的留白處/餘地的感覺。

相關連結:澀谷廣播

SHIBUYA HACK PROJECT - 藉由Hack既有概念、空間的空隙,重新發現新的價值

接下來則一起介紹了Loftwork Inc.ロフトワーク進行的「Shibuya Hack Project」和其小組成員。這個企劃不是要解決特定問題,而是以表現欲為基礎進行下去。這是誰的東西?誰會使用這個物品?找出曖昧的都市留白處,作為表達的場所,致力於轉換其價值。

在澀谷秘密俱樂部活動中,進行了一場像是角色扮演遊戲般的驗證實驗。集合於澀谷109前的嘉賓們要遵從交給他們的指示書,探索澀谷的街道,一面找出隱藏著的新指示書,到達特別設置於O-EAST屋頂上的「澀谷之田」的秘密舞台。這是為了讓被邀請來作為嘉賓的建物屋主、創作者、開發事業負責人們這些即將成為未來的玩家的人們實際感受不為人知的澀谷公共空間=留白處,並且也介紹在屋頂種田的先例。

澀谷道玄坂青年會 會長/長谷川印刷株式會社 長谷川 賀寿夫

澀谷道玄坂青年會的長谷川參與了Shibuya Hack Project,對於出現新的策劃內容,他以「像是耳邊有人低聲說『可以做這麼有趣的事情喔』」來表達其感覺。由於當地的町內會(街坊居民自治組織)、商店會中,已經形成既有習慣,人與人之間也有一定的關係性,因此在推進都市新進展方面會有困難的地方。我們了解到,透過外人的觀點以及帶入網路結構,能夠喚醒當地人們的動力。

TOKYU CORPORATION 都市創造本部 開發事業部 事業計畫部/澀谷站前區域管理協議會 山口 堪太郎

接下來,TOKYU CORPORATION的山口講述他對易於從多樣性中孕育出創新的都市「澀谷」的期待感。先將至今為止,從較大的觀點所提出的方法放到一旁,試著做許多不同的實驗,將網路擴大,傳達出自己很快樂的在進行企劃一事。另一方面,似乎也實際感受到了,要突然間就在那些策略中創造出很大的變化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現在,東京以奧林匹克運動會為目標,正在進行很多的企劃,但Shibuya Hack Project所關注的是更加之後的未來。他說道,感覺像是要一面乘著奧運這道風加速前進,並將都市的事當成自己的事,製作出可以參與的材料。

在變成徒步區的馬路上放置各種街道傢俱的實驗中,兒童、辣妹、外國人,都能很順手的使用這些物品,另一方面,也出現了許多人只走在步道上(不得不走)的結果。因此注意到了「不能走到車道上」這樣強烈的既定觀念生根在人們心中。以個人的力量,可以將都市的自由度設計到多大呢?實驗性嘗試的事情=在日常生活中落實非日常的事物,是與Shibuya Hack Project的這個大哉問連結在一起的。

視覺設計師 河ノ 剛史

以橫濱為據點活動的視覺設計師的河ノ,其實與澀谷並不是有很深關係的人…雖然這樣說著,卻一邊以有高度地緣及人際關係解析度的「澀谷之中的人」所沒有的觀點,一面激起討論並擔任藝術總監。各自抱持著想像力,透過與地區的人們合作而開始成形,視野也更加開闊,在這一年開始塑造出這樣的循環。

長谷川說過的,要是道玄坂能像百老匯一樣,變成一條能讓人們倒數新年的道路的話…這樣的妄想還餘韻繞樑,就開始了由地理人的今和泉隆行及視覺設計師 河ノ剛史主持的地圖工作坊了。

相關連結:SHIBUYA HACK PROJECT

Workshop - 將都市原型化「製作澀谷妄想地圖」

地理人的今和泉從孩提時代就開始描繪想像地圖,現在正在製作品質好到會錯看成真實存在之地圖的想像都市「中村市」的地圖。不只是地圖,觀光指南、巴士路線圖、當地企業的標誌、巴士外觀、購物中心樓層介紹、租屋的房間平面圖…等等,只要是以想像地圖作為出發點的指示圖或設計,全都是地理人的活動領域。即使是不會去盯著普通地圖看的人,也會忍不住對想像地圖看到入迷的樣子,可以享受從地圖的真實感想像街道樣子的樂趣。都市並非真實存在,而只有地圖,答案只會出現在觀者心中…現實拉扯著妄想,做出如此宣言後,就開始工作坊了。

分成一組4~5人的小組,開始著手處理題目。

【如何與坐輪椅的小4男童一起遊歷澀谷??】組

在大張的地圖上畫下旅途路線。地形呈研磨缽狀的澀谷街道,不管往哪個方向都是坂道。要盡量走在較和緩的坂道,並避開人潮嗎?還是要走有澀谷風格的快樂路線呢?一邊思考這些問題,一邊設計路線。
很有人氣的順路景點NHK攝影棚公園。發現了有開往JR澀谷站的直達巴士的本小組,也提出了一邊從巴士車窗觀賞澀谷景象並為旅遊畫下句點的出眾提案。

【思考澀谷的奇特祭典】組

有趣的地方在於從全世界(或許還有從地球以外!?)操作無人機進行比賽的點子。就像是星際大戰的飛艇大賽(podracing)一般,觀眾也會很享受,看著觀眾們的熱烈氣氛也很開心,提出將澀谷的街道作為舞台的路線設定。

【移植澀谷/移植到澀谷】組

要是將澀谷切割下來,移植到世界各地的都市會怎麼樣呢?或是將世界各地的都市移植到澀谷又會如何?將此妄想擴大的移植小組。例如,將澀谷移植到北京的大型街區劃分區=對步行者不方便的街道…或許能以徒步方式更加享受都市了。像這樣的點子,或是將希臘的帕德嫩神殿移植到代代木公園的話,就能得到不輸給京都的歷史性,或是成為不方便作為約定會合處的代代木公園的標誌…度過了一段雖不是說異想天開,但很有趣的思考時間。

透過這個工作坊,參與者們互相交談,能夠俯瞰性的掌握住現在澀谷所擁有的資源及不足的事物。正如視覺設計師河之先生的意見,「每個人的澀谷意象完全不一樣」所示,在澀谷工作的人、創作事物的人、來玩的人,各自的目的不同的話,所看見的景象也會完全不同。這次活動成為使人再次認知的機會,知道該做的不是勉強的共享一個夢想,而是將每個人各自的澀谷感當作土壤,才能孕育出多樣而新興的活動。

下一個事件